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珠海泡沫雕塑 >

畸形造星模式使粉丝沦为打投机器
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12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随着朝阳警方发布吴亦凡被刑事拘留的公告,延续了半个多月的网民围观也暂告一段落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此过程中,不少吴亦凡的死忠粉依然为其控评和打投,即便偶像已涉及伦理道德甚至法律问题都不改变立场。由此,我们应该重新审视当下相对畸形的造星模式所引发的饭圈乱象。

  在传统媒体时代,受众注意力是大众媒介的真正“商品”。加拿大传播学者达拉斯·斯迈思认为,大众媒体通过生产优质的内容来吸引受众,并将受众转化为临时的商品而移交给广告主。但到了社交媒体时代,流量明星借助多平台曝光,便可直接将其粉丝转化为各类商家的消费者。

  与以往重视艺人作品不同,数据已成为衡量明星商业潜力和影响力的标准。因此,粉丝也越来越多地参与到明星的出道和营销推广等数据实践中,这在偶像养成类节目里表现得尤为明显。流量为王的趋势也形成了饭圈不成文的规矩:死忠粉必须参与控评、打榜、集资以及购买偶像的作品和相关代言产品。流量明星的造星模式促成了网络平台、偶像与商家的合谋,资本力量则刺激粉丝疯狂打投,从而攫取更大经济利益。这些粉丝已不再是观看偶像作品的受众,而沦为替偶像免费打工的数据机器。

  具体而言,颜值正义日益取代内容为王的评价标准。随着社会节奏的加速,不少粉丝的追星偏好发生改变,从欣赏明星的戏剧或歌曲等作品转变为明星颜值。粉丝不会在乎自己的偶像歌唱得怎么样或者演技如何,只要偶像发行新的作品,他们就会想方设法地“集资”,通过投票、刷销量和买热搜等方式来支持偶像。久而久之,影视制作方和唱片公司也会将粉丝的热度作为参照,将更多的资源投向那些颜值出众但实力一般的流量明星。

  其次,网络平台缺少内容把关。之前,报纸、电视和电影院是明星曝光的主要途径,这些大众媒体能够充当“把关人”来筛选优质作品,让多数高质量且符合群体规范和主流价值标准的内容进入传播渠道。如今是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,各种参差不齐的作品可以无差别地涌入网民的视野,这大幅提高了内容产品总量,但不可避免地放任了劣质网剧或洗脑神曲的产生,导致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。这种缺乏内容把关的平台生态,助推了注意力经济或流量经济的无序发展,导致演艺行业逐渐丧失了竞争的规则和作品评价标准。

  除此之外,互联网加速了粉丝消费行为。以前企业赞助节目,是为了提升自身的品牌价值和声誉,将受众培养成企业的拥趸来促进线下消费。随着网购的蓬勃发展,不少企业在赞助节目时会选择省去提升品质、塑造品牌的过程,直接将粉丝的支持转化为商品的消费行为。比如某档综艺节目中,粉丝为了帮助自己支持的偶像出道,需要去购买赞助商的乳酸菌饮料才能参与投票,这也促发了少数狂热粉丝囤积大量饮料,因喝不完倒掉而造成了大规模浪费。

  最后,低龄化粉丝欠缺网络素养。根据《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》数据显示,中国未成年网民已达1.83亿,且有8%热衷于饭圈活动,11%的初中生参与过线上应援。触网粉丝的低龄化使其在支持偶像时,会产生不理智甚至是疯狂的追星行为。不少未成年人加入到饭圈,不但消耗了他们过多的学习精力或零花钱,还可能会对其人生观和价值观造成负面影响。

  其实饭圈文化或粉丝文化本身并没有错,不少优质偶像能够发挥榜样作用激励粉丝积极乐观地面对学习、工作和生活。比如,去年过世的美国篮球明星科比影响了一代中国男孩,他强烈的好胜心驱使他通过不断地训练来雕琢自己的篮球技术,那句“你见过凌晨4点的洛杉矶吗”所体现的勤奋与坚韧一直激励着他的粉丝。

  以往人们获取偶像信息的渠道有限,但追星方式却开放而不受限制。他们可以通过看一场演唱会、买一张唱片或电影票来支持自己的偶像,如果没有条件也可以买几张偶像的海报或者贴纸。而如今信息科技的发达,互动渠道更为便捷,却导致了粉丝追星行为的异化。因此,各方有必要对饭圈乱象进行正面引导:在国家层面上应加强网络综合治理,为营造清朗网络空间提供有力的支持,督促网络平台兼顾经济效益与社会责任;演艺圈应该重新建立以作品为本的评价标准,剔除掉流量为王的不良导向;学校和家庭要加强对青少年的数字抚育,确保他们能在良好的数字化生态下理智追星。Allison+Partners宣布成立天津办公室太生猛 连坑上海电气等四家上市公司